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学者访谈
刘振磊—建设人民满意政府

  2017年青岛市政府工作报告回顾了过去五年取得的辉煌成绩,描绘了未来五年发展的宏伟蓝图,部署了2017年市政府的重点工作。要把这些工作渐次落实到位、执行到实处,实现青岛的新一轮跨越式发展、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在于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全市人民的团结奋斗。发展过程中各项重大举措的出台、实施以及所取得的成绩都将接受人民的评价,看人民是否满意,这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客观要求。

  我们党自建党之初,就确立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群众路线,反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保证各项政策的人民性,人民当家做主的地位不断加强。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时期,面临着经济发展新常态,人民对于未来发展、政府施政寄予了更高的期待。在新形势下,我们重申政府服务人民的宗旨,切实构建起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机制,使各级政府始终走在服务人民的正确道路上,不断总结行政运行规律,强化政府的自身建设,构建开放、共享、规范的权力运行机制,提升行政效能和社会公信力,提升人民满意度。

  一、尊重人民主体地位,保障公民合法权益

  1945年黄炎培到延安考察,谈到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问题,毛泽东表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在我们党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并长期执政的今天,重温毛泽东同志的人民民主思想,对于我们今天在雄厚的经济、政治基础上把人民民主制度建设进一步推向深入,保证政府改革与发展举措的公平正义,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2006年,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 《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把依法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作为完善民主权利保障制度、巩固人民当家作主政治地位的重要内容。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再次强调依法保障公民“四权”,从而“扩大人民民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建立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党强化对人民合法权益的保障和落实,回应了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也是我国民主政治不断发展的重要表征。

  具体而言,应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不断扩大政府信息公开,增进行政决策透明度。知是行的基础,不掌握必要的信息,就无法有效表达和参与,政府信息公开程度实际上决定着公民参与公共治理的发展水平。因此,凡是与公共事务相关的决策、政策和措施,原则上都应当予以公开,通过各种信息媒介特别是互联网媒介广而告之,增强公共事务的可预见性。坚持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公共信息传播原则,建立相应的法律责任制度,推进决策、执行和结果的全流程公开,让权力在阳光下规范运行,让人民充分、有效地监督政府的运转。

  回应群众关注问题,维护社会舆论秩序。顺应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规律,加快政务信息发布和互动频率,回应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公共事务参与需求。按照信息发布黄金24小时的要求,及时、坦率、连贯地发布权威信息,回应群众关注焦点问题,消减各种不实信息的生存空间。与此同时,强化对捏造事实裹挟舆论、煽动暴恐信息的监控力度,及时发现、删除相关信息,并对违法、犯罪行为快速侦破、依法惩处,维护互联网信息传播环境的开放和有序。

  完善公众参与制度,拓展公共参与空间。继续深入推广听证会、座谈会、问卷调查和公开征求意见等公众参与形式,不断提升公众参与样本选择的代表性、科学性,完善直接参与的制度化安排,力求达成有效的多方意见沟通和博弈,在参与实践中训练、提高人民群众公共参与的能力与素质,实现公众参与与公共行政的良性互动,增强行政行为的公信力和执行力。

  二、尊重人民的价值诉求,建设现代化法治政府

  法律是人民授权的立法机关所确立的全国上下通行、一体遵守的行为规范,具有高度的确定性和可预期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律的基本价值,法治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制度依托,为现代文明世界所普遍采用,更是人民有效管理社会事务、行使人民主权的制度化实现途径。法治使政府和人民都在同一套规则体系之内进行活动,实现了权力与人民在法律基础上的平等对话。

  从1997年党的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战略开始,我们的法治政府建设也已经有了20年的具体实践,其中的经验教训也很多。总体来看,建设法治政府,目前主要应当在以下两个方面有所突破:

  首先,实现行政内部流程的规范化和制度化,切实保证职权法定。经过20年的法治建设,政府与人民关系实现了全面规范化、稳定化,权力监督与制约的体制框架已经基本确立。但是,相对于政府外部关系的规范化,在行政决策透明度、政府内部管理事项的确定等方面,还存在较大的随意性。这是需要引起重视并加以规范的。因为行政行为的效力最终必然体现为对公共事务的影响,在此意义上,行政权力的运行是一个完整的回路,无论是人民可见的外部行政行为、还是不可见的内部行政行为,都是公共性链条上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内部行为对公共事务的影响力甚至大于外部行政行为的效力。因此,应当不断地拓展人民监督的边界,提升政府自身的透明度。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重大行政决策的法治化,确保重大行政决策过程程序化、规范化。

  其次,强化监督机制、责任机制建设,实现权力的依法可控。在职权法定的规范化基础上,通过强化内外监督机制建设,实现权力运行的责、权、利相匹配,落实权力分工与制衡机制的法治化安排,防范权力交换与利益勾兑等潜规则的扩散。

  我们有从党纪到政纪、从纪律到国法的规范体系,但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廉政建设在很大程度上存在执行软、散、难的问题,向下监督的多、向上监督的少,所以,监督机制建设的重点是解决对上层权力的监督问题。这一问题受制于行政监督的层级约束,很难在内部得以有效的解决,应当在外部监督机制建设上做更多的工作。

  一方面,要焕发原有监督机制的活力,提升人大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审计监督等监督方式的制度刚性;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强化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制度建设,让人民群众充分享有监督权,实现公权力监督的内外结合,努力形成科学有效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破解监督动力不足的问题。在当代廉政制度建设中,更多靠的是人民大众的社会监督和全面的媒体监督,从而形成强有力的、与内部监督并驾齐驱甚至更为强大的外部监督力量体系,使行政权力面临着事无巨细的监督环境,在不敢腐、不能腐的社会环境中,逐步养成不想腐的权力运行习惯。

  三、尊重人民意见,完善行政权力人民评价机制

  我们要建设人民满意政府,归根到底要靠人民的评判,而不是其他主体的评价。所以,在制度建设上,必须建立系统的接受人民评价的制度体系,从人民意见表达、收集,到意见运用、反馈,都要做到规范化、程序化,从而使得我们越来越多、越来越具体的行政行为接受人民的评价,让人民的评价成为行政效能评价的主要评价标准之一。

  让人民成为政府绩效的评判主体,是实现人民主体性、政府目的性的必然要求。一段时间以来,各地发生了一些伤害人民群众利益追求短期政绩的行政决策,充分暴露了权力评价机制过于单一、权力对下负责不足的现实问题。我们要改变这种不合理的政绩追求,就必须在政绩评价机制上勇于创新,让人民意见在政府绩效评价机制中发挥基础性作用。

  要结合具体行政实践来构建短期与长期相结合、过程与结果相统一的民意评价机制。一方面继续强化民意反馈机制的作用,强化民意评价在行政部门绩效年度评价中的比重;另一方面,积极探索新的民意反馈方式,结合具体行政决策中的市民参与机制,强化民意反馈和意见收集,使民意在行政过程和行政结果评价以及高级公务人员职务晋升中得到全方位的体现。

  民意评价必然是多元的,某些民意表达是偏颇的、极端的,甚至是相互冲突的,这就需要在制度设计上建立完善的民意表达、甄别和吸纳机制。一方面广开言路之门,扑下身子吸收各方意见;另一方面,甄选社会各方权威人士组成评议机构,归纳各方意见要点,排除极端情绪,将建设性意见归纳统合起来。在改革与发展的历史进程中,逐步提升民意吸纳与反馈能力,提升人民满意度。(2017年5月6日《青岛日报》理论版)


青岛市社会科学院 青岛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青岛市城市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路12号甲 邮编: 266071

电话:80798015 80798039 邮箱: qdskybg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