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学者访谈
刘振磊—汇聚各方人才支撑乡村振兴

  6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济南市章丘区双山街道三涧溪村视察时指出,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要积极培养本土人才,鼓励外出能人返乡创业,鼓励大学生村官扎根基层,为乡村振兴提供人才保障。这为加快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我们要从关键领域入手,做好制度设计,促进乡村人才汇聚,使人才引得进、留得住、干得好。

     一、乡村人才振兴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改革开放以来,乡村外出务工、求学人口日益增多,人才外流现象非常普遍,乡村日益空心化,乡村振兴面临着严峻的人才挑战。

     首先,留守乡村的基层工作队伍年龄大、文化低、能人少,他们的市场意识、经营能力都十分有限,无法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变迁,与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的迫切需求形成了一对突出的矛盾。

     其次,人才引进难、留住更难。城镇化过程中,“进城”是农村年轻人的基本共识,极少有人愿意留在乡村从事沉重的农业劳动;而且,与城市相比,乡村在交通、教育、医疗、商业、文化娱乐等领域存在着全方位的劣势,农村工作的经济待遇、政治待遇又没有优势,人才即使引来了,往往也很难留得住。

     最后,人才返乡难。与年轻人向往城市生活不同,改革开放初期外出的一批人才已经接近退休年龄,这些人拥有开阔的眼界、丰富的资源和发展经济的能力,他们热爱乡村,希望回归乡土发挥作用。这批人能够为乡村振兴提供经济资源、组织能力,发挥带头人的作用。但是,受制于现有的土地、户籍、社保制度的制约,难以返乡发挥作用。

     与此同时,乡村人才振兴也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城市化进程刚刚过半,人们的乡村情怀仍十分浓厚,成为人才返乡的内在动力。乡村具有独特而优越的人居环境和资源优势,成为吸引各方人才的有利条件。

     首先,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乡村振兴,从政策上给予了大力支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政府工作报告等都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了重点安排。党和政府通过惠农政策实现国家资源向农村地区的优先配置,从而为乡村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和美好前景,也为乡村人才振兴提供了政策基础。

     其次,乡村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我国有近14亿人口,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消费国,在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居民收入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城乡居民对衣食住行以及教育、旅游、健康、文化等服务业方面的需求不断增加,为乡村振兴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无论是发展特色乡村旅游还是发展乡村特色农业,都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一些企业的有识之士正加快在乡村进行战略布局,顺应乡村振兴战略,谋求企业新的发展空间,这也为乡村振兴带来了难得的人才、资金资源。

     最后,乡村有着雄厚的发展资源。乡村拥有辽阔的土地资源,选取土质肥沃、水质优良的土地发展有机生态种植产业,在农村地区具有最普遍的适用性。乡村拥有数量庞大的劳动力,虽然他们年龄普遍较大、文化水平较低,但是熟悉农业种植和养殖且吃苦耐劳。他们既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执行者,也是受益者。乡村还拥有历史沉淀下来的名优特农产品、手工技艺、独特的乡村建筑、特色文化习俗等等,在乡村能人运作之下,这些资源将实现重组、升级,为乡村振兴提供强有力的资源支撑。

     二、乡村人才振兴的重点领域

     乡村人才振兴,就是要培养一批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

     第一,乡村需要懂经济、能致富的人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农业农村工作,说一千、道一万,增加农民收入是关键。”没有农民收入的持续稳定增长,就没有农村的稳定繁荣,也就没有了农村工作的经济基础。对于现阶段的乡村发展而言,扶持政策优越、扶持资金到位,关键是缺乏有头脑、能干事、会致富的带头人,这是乡村人才振兴中最为紧迫的一个环节。

     第二,乡村需要基层治理人才。乡村发展贵在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只有始终坚持科学发展,才能淘汰传统思维定式、落后工作生活习惯,突破乡村固有的资源劣势,发展成为现代化的新农村。因此,农村基层组织的完善与发展不可或缺。只有保持农村基层组织的长期稳定、高效运转,才能切实把握和运用好国家惠农政策,把握好乡村发展的前进方向,在发展中实现农村秩序的长期稳定、和谐有序。

     第三,乡村需要懂农业的科技人才。我国正处于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农村人口源源不断地转化为城镇人口,城镇化大潮不可抵挡。在此形势下,乡村要振兴,不可能也不应当在资源总量上与城镇进行竞争,应当发挥自身优势,走名优特的路子,发展好特色农业,走机械化、科技化之路,推动农业向创新驱动的新阶段转变。这就需要一支真正懂得农业发展规律、懂得农民发展需求的科技人才队伍。

     从来源上,乡村人才可以大致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是在乡人才。当前的在乡人才,既有发展经济、发家致富的当地能人,也有传承传统技艺的能工巧匠,对他们应当高度重视并善加利用。由于农村高度分散,资源禀赋、产业发展亦是千差万别,这种实际状况决定了农村发展的重要任务就是摸清当地情况,在此基础上再进行谋划与落实。在这方面,在乡人才有着天然的优势。他们在本乡本土工作生活了几十年,对当地发展的现状和问题十分了解,并且在地方有着广泛的人脉和其他资源优势。因此,在乡人才是乡村人才中的关键组成部分,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依靠力量。

     第二是返乡人才。返乡人才在外工作、学习多年,有着开阔的视野,接触过先进的经营理念,积累了丰富的致富经验,又对乡村故土有着深厚的感情,有愿望、有能力改变乡村的面貌。这批人才将为乡村带来市场经济的发展理念、工商业的致富方法。他们通过自身的言传身教,为乡村发展提供了致富的典型示范,也为乡村振兴带来了资本、信息、技术和文化等资源,成为乡村发展过程的领路人。

     第三是下乡人才。多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三农”工作,选派了多批有能力、爱乡村的人才下乡支援农村建设。这些人才多来自各职能部门,是年富力强的中坚力量,他们对国家“三农”政策有着深刻的理解和把握,背后有上级职能部门、组织部门的大力支持。这批下乡人才在深入乡村、把握乡村现状之后,自然成为连接乡村与政府决策部门的直接纽带,避免了信息多层传递之后的失真与滞后。他们第一时间把乡村的需求与上级部门的扶持政策链接在一起,大大提高了帮扶政策的精准性和时效性,对于迅速改变乡村落后面貌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三、完善顶层制度设计,强化人才激励措施

     乡村人才振兴涉及到方方面面,乡村人才建设应当从全局角度加强制度性供给。各级政府应当认真落实好乡村振兴“四个优先”的战略部署,从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全局着眼,在人财物配置上向乡村优先,补齐乡村发展的短板,确保乡村形成稳定的人才梯队。

     首先,探索并推进土地制度、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的城乡一体化改革,实现以城带乡、城乡融合发展。无论是土地、户籍制度的城乡二元制壁垒,还是社会保障待遇的城乡差异,都成为制约乡村发展的长期性制度因素。要实现城乡融合发展,真正实现乡村振兴,就必须做好顶层制度设计,坚定地有序消除城乡之间在居住、就业、社保、教育、医疗、税收、财政和金融等方面的二元化制度壁垒,最终实现政策的统一和制度的公平。这也是缩小城乡发展差距、提振乡村吸引力的必然举措。

     其次,应当探索乡村资源有偿准入的政策机制,让乡村人才能够分享乡村发展成果。在基本公共服务的硬条件约束之外,乡村资源的排他性更为明显。对于返乡人才而言,如果无法获得与辛苦投入相符的合理利益,就会严重挫伤返乡人才的积极性。应当探索试点土地流转、宅基地、集体经济组织、农民合作社等有偿准入的机制,构建人才共享发展成果、共担探索风险的机制和渠道,建立休戚与共的乡村发展利益共同体。

     最后,要加强和改进党对乡村人才振兴工作的领导。真正把党管人才工作覆盖到乡村,通过基层各级党组织的统筹协力,把熟悉乡村规律、热爱乡村事业、拥有乡村治理能力的人才选拔到合适的位置上来,建立科学的乡村人才结构和长期稳定的乡村人才发展机制,在持续改善乡村人居环境和发展条件的基础上,让乡村人才具有稳定、清晰的发展预期。

     具体而言,要实现乡村人才振兴,就要融汇各方诉求,发挥好地方优势,解决好关键问题,并将改革成果不断用制度稳定下来;不断发展完善乡村人才制度,强化乡村人才干事创业的激励机制。

     对于在乡人才,应当最大程度激励他们发挥主人翁作用,鼓励其成为当地发展的带头人和领头雁。在乡人才要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影响、带动周边村民致富,进而带动一方发展,就需要在资金、项目等方面予以必要的政策引导,支持其做大做强。

     对于下乡人才,则应当重点从事业角度给予支持,充分发掘其潜力,激发其为乡村做实事的热情。可以通过创新评价机制,以其扶持乡村发展的业绩、乡村干群的整体评价等作为主要考核指标,营造以业绩为导向的下乡人才考核制度环境,用事业吸引人才,用实实在在的干部升迁机制来保证下乡人才干事有劲头、干成有奔头。

  对于返乡人才,一方面要鼓励其发挥作用,另一方面是做好保障服务,使其留得住。首先,应当解决返乡人才的前途之忧。对于体制内人员,就要着重解决其发展瓶颈的问题。长期以来,人才不愿去乡村,主要原因就是乡村基层干活多、待遇低、升迁难。因此,应当把政治待遇、经济待遇等制度化资源优先向乡村一线倾斜,落实好绩效工资、艰苦边远地区津贴、乡镇工作补贴等政策,使乡村一线成为锻炼、培养干部的重要途径。对于返乡创业人员,则应关心其创业困难,主动进行政策对接,提供好公共服务,解决其发展面临的基础设施弱、行政审批难等关键问题。其次,应当解决返乡人才的后顾之忧。当前,乡村各项社会事业普遍落后于城镇,返乡人才必然存在适应性问题。各级政府应当充分考虑到返乡人才的住房、医疗、子女就学等公共服务需求,做好公共资源的合理布局,保证返乡人才能够享受到应有的基本公共服务,为人才返乡创业扫除困难。(2018年6月25日《青岛日报》理论版)

 


青岛市社会科学院 青岛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青岛市城市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路12号甲 邮编: 266071

电话:80798015 80798039 邮箱: qdskybgs@163.com